菜鸟驿站的快递停了,但我不能停:我在浦东送了90000个鸡蛋

张江大学城菜鸟驿站门口,站长刘凯宇正抱着一箱鸡蛋准备装车,给团购的住户送过去。这是刘凯宇和同事们一起做物资采购的第10天。3月底开始,驿站周边的复旦大学和上海中医药大学开始加强管理,社区管控也严格了起来。后来,驿站也收到暂停营业的通知,直觉告诉刘凯宇,不太妙。听闻朋友所在的北蔡镇有小区被封锁,住户物资紧缺需要运力帮忙,他和同事立即动身加入了社区物资采购的行列。累计运输90000个鸡蛋、3000斤水果和3000斤蔬菜。这是截至目前,他和同事为张江和北蔡两个镇的16个小区住户采购的物资数。找鸡蛋、找蔬菜、找水果供应商,什么都是第一次接触。但他们坚持了下来,并且乐此不疲地日复一日。他们心里清楚,现在的上海不缺物资,真正缺的是能够帮他们采购生活物资的人。“快递停了,但我不能停”。以下内容由刘凯宇口述:我叫刘凯宇,今年27岁,是张江大学城菜鸟驿站的站长,最近一周,我的身份是物资配送员。此刻,我已经在驿站里打了一周地铺。之前看过一些新闻,说实话,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经历这样的时刻。3月底,看到周边的复旦大学和上海中医药大学开始加强管理,小区阿姨开始不约而同冲进超市采买生活物资,驿站里的包裹量在不断减少,我隐隐感觉,事情不太妙。和我预感的一样,3月28日,我收到了驿站暂停营业的通知,生活正式被按下暂停键。我立马和在北蔡开菜鸟驿站的朋友联系,了解他那边的情况。“这边小区封锁了,他们住户买菜不方便,你要是没事儿就过来一起帮忙。”朋友的菜鸟驿站也进入停业状态。小区出现确诊病例被封锁,朋友和驿站工作人员就为小区提供物资采购和配送。批发市场进蔬菜既然闲着,我就发挥点余力。带上驿站两个同事,我们转身去了北蔡。采购物资这事,大家都是第一次做,谁也没有经验。开始没有供应商,我们就自己找供应商;晚上批发市场关门了,但住户需求在,我们就自己开车去找能买的地方。“超市老板有鸡蛋货源,要么我们从鸡蛋先开始吧!”通过超市老板,我们顺利开始帮助两个小区采购鸡蛋。搬运鸡蛋采购第一天,当240板虫草蛋被居民抢完后,我发了条朋友圈。接着朋友圈开始有零星留言出现,不少以前添加的客户开始给我私信留言,咨询能否给他们小区也送物资。两条、三条……聊天框不停增加,这个状态是我没想到的。于是我拉了个群,让有需要的人在群里接力需求,我们来支持。600板,对应18000个鸡蛋,够一人吃70年的量,也是我们最多一天配送的数量。第一天600板,第二天200板,第三天100板……200箱,3000板,90000个鸡蛋,在9天内全部送到用户手上。小区门口清点鸡蛋鸡蛋需求在减少,说实话我们心里也高兴,证明大家的物资充裕了。但相应地,大家互相拉人,群的人数越来越多了。从开始的个位数,到现在的14个群、1600人,覆盖浦东张江镇和北蔡镇的16个小区。我们的责任也更重了。需要的物资也在变多。开始两三天我们专注团购鸡蛋,后来大家都说没水果,我和朋友同事们就开始找渠道弄水果。再到前两天又有人说没有蔬菜包,我们又开始紧急联系蔬菜包的供应商。疫情下的大上海,车辆进不了市区,运水果的车都停在外环高速附近。就像约定好的一样,每晚8、9点,我们到高速附近的仓库批发水果;听说批发市场蔬菜最充裕,每天早上7、8点,我们开车去批发市场采购、分拣、将蔬菜打包装上车。蔬菜装车配送不能营业,驿站也需要继续发热。菜鸟驿站变身物资临时储存点,堆放批发来的200箱鸡蛋。每天的物资采购结束,我们也会先运到驿站,再根据用户需求做分发整理。没想到,驿站的快递面单打印机也在这时派上用场。每天,我们帮住户搭配好鸡蛋、水果和蔬菜包后,就将面单打印贴在整理好的袋子上,再装上跟随了我多年的快递货车上,给张江和周边镇的16个小区住户送过去。小区门口送物资90000个鸡蛋、3000斤水果、3000斤蔬菜,这是过去10天我们送到的物资数量,大伙也充满干劲,继续日夜坚守。“小陈前两天测出阳性去隔离了。”第一次沉思来得如此突然。那几日,看着疫情形势愈加严峻,有人劝我在家呆着。当身边同在做志愿者的朋友也沦陷,那一刻我心里突然有些害怕。毕竟我不是一个人,还有我的同事们在一起奋斗,我需要考虑大家的安全。但我心里非常清楚,此刻的上海其实不缺物资,真正缺的是能运输采购物资的人。我们要是不做了,这14个群的住户怎么办。“还继续吗?”我问了一起奋斗的驿站同事们。大家都没说话,但手头搭配、打包的动作却没停下。继续做。大家心照不宣。只要疫情没解封,我们就继续做。手头的群还在不停跳跃,我的同事低头继续整理订单回复信息,我们继续抓紧打包晚上要送的鸡蛋和蔬菜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