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国内顶级投资机构翻车记:失败才是风投圈的常态

风险投资。这是把风险写在名称里的一种投资方式。它意味着九死一生的常态,意味着过山车一般的刺激。只有最具冒险精神、最相信新世界会在风险的缝隙中出现的一群人才能进入并长期徜徉在其中。这些年我们听到不少「穿越风险」而成的故事,却忽略了那些也许更普遍的失败时刻。人在风投圈,再顶级的捕手,也有看走眼的时候。2022 年倒闭的公司中,就有不少被顶级投资机构投资过,却没能顶住现实的打击而停止运营。接下来 IT 桔子为大家盘点一下,2022 年国内顶级投资机构宣告失败的部分案例。红杉资本中国红杉资本中国曾参与投资并于 2022 年倒闭的公司共 4 家,其中 3 家为电子商务公司,分别为社区团购服务平台邻邻壹、女性时装共享平台衣二三、零售平台商买卖宝;另 1 家为同城快速配送服务公司云鸟科技。云鸟科技历史共获得 4 次融资,红杉资本中国先后在其 B 轮和 C 轮参投了 2 次。该公司融资总额 15.6 亿,云鸟科技曾在 2019 年以 70 亿元估值出现在《2019 胡润全球独角兽榜》上。资本盯上云鸟科技,或许是被云鸟科技当时看来全新的商业模式打动。云鸟配送平台上的货主启用招标模式,即货主可以根据个人需求情况自主选择并雇用投标司机,较传统配送来说更加节省成本。不过云鸟后来暴露出其他方面的问题——内部管理模式混乱、盈利能力欠缺,在日益激烈的行业竞争中渐渐掉了队。眼看对手公司不断获得融资发展,而云鸟科技最新一轮的融资却停止在 2017 年,失去了持续的补血来源。雪上加霜的是,作为 ofo 全国自行车调度供应商,随着 ofo 在 2018 的「暴雷」,云鸟科技不仅失去了合作伙伴,还有 ofo 高达 1.1 亿元的欠款。此外,云鸟科技创始人在不具备过硬的盈利能力下,继续扩张开设新公司,很快便将资金耗尽,再加上疫情的影响云鸟科技很快便走上了破产的不归路。2022 年 11 月云鸟科技申请破产。红杉资本中国在 2022「失去」的项目还有邻邻壹。这家自 2018 年成立的社区团购公司历史共获 5 轮融资,红杉资本中国参与投资了其中 3 次。其中,红杉资本中国在 2018 年 8 月的天使轮中独自投资了邻邻壹数千万元。作为社区团购最早一批的入场者,邻邻壹曾是该赛道前三名玩家,在当时看来确实是个不错的投资选择。不过随着竞争对手的逐渐增多,以及互联网巨头的涌入,社区团购渐渐「变了味」,大家不挣钱亏本也要拼低价、占市场,使得像邻邻壹这样的玩家逐渐力不从心。之后,邻邻壹在 2022 年与同程生活合并,但随着同程生活在 2022 年的倒闭,邻邻壹也不复存在。金沙江创投2022 年金沙江创投曾参与投资且倒闭的公司共 4 家,包括物流公司云鸟科技,电子商务公司衣二三和同程生活,以及陌生人交友公司友加。这 4 家公司中,除云鸟科技外,金沙江创投投资次数最多的要数衣二三。衣二三成立于 2015 年,是一款女性时装月租 APP,截止到 2022 年共获得了 6 次融资,而金沙江创投参投了其中 4 次。这么看重衣二三,原因在于在当时以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等为代表的「共享经济」下,资本发现了新的风口,以「共享衣橱」为概念的衣二三生逢其时自然受到资本追捧,前后融资总额达 7 亿。但随着各路共享产品问题频发,监管日渐严格,共享经济的浪潮退去。资料显示衣二三最新的一轮融资发生在 2018 年。之后在 2019 年,衣二三多次被爆出「自动扣款」、「货不对版」等投诉,引发会员不满;2022 年受疫情影响,以衣二三为代表的服装服饰行业遭到严重打击,业绩大幅下滑。没了资本的支持,自身补血能力又欠缺,最终衣二三倒在了 2022。金沙江创投投资的陌生人交友软件「友加」也倒在了 2022 年。成立于 2011 年的友加比如今大火的同类型社交软件入场都要早,不过先入场的友加在 2014 年因涉嫌传播低俗信息被责令整改下架。下架之后,探探、Soul 等同类应用接连上架并大受欢迎,使得友加发展情况更加不妙。2016 年友加开通直播功能并转型「虚拟社交」,但以映客、花椒为主的直播热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而且「虚拟社交」也未能长期吸引到更多的群体参与,只能说友加看到了未来的趋势,自己却没能撑到未来。转型后的友加表现也没能打动资本,在 2015 年获得最新一轮融资后,此后友加再未能吸引到资本的青睐。自 2022 年开始友加网络联合创始人 CEO 胡铸韬、邹岭,以及投资人接连退出公司,友加最终在 2022 年倒闭。真格基金在 2022 年的死亡公司中,整体来看真格基金不仅多次参投了衣二三和同程生活,还投资过例如社交公司 MashUp、汽车交通公司车叮咚、游戏公司冰海互娱等公司的初创时期。作为天使机构的真格,投资这些公司是希望用小投资换取大收益,但遗憾的是这些公司规模小,抗风险能力弱,遇到打击后很容易倒下。在这 10 家公司中,真格基金在 2014 年接连 2 次投资了微动 Vidoo。据了解,微动 Vidoo 是锋时互动科技有限公司旗下智能人机交互平台,主要为用户提供基于手感操控的硬件、软件一体化的系统解决方案。该公司董事长刘津甦是中科大的博士,在卡耐基·梅隆大学做过访问学者,专业是机器人的机器视觉及行动控制;前端研发总监张硕此前是北航 VR 重点实验室研究员,曾在华为做过软件工程师。真格基金多次投资该公司想必看重的是核心团队和发展前景,不过后来微动 Vidoo 因融资能力不足、现金流断裂而倒闭。真格基金独自投资的另一家公司「MashUp」,是一个打通线上线下娱乐演出活动场景的社交平台。该公司 CEO 张一豪曾工作于硅谷 Linkedin、OpenTable 等国际知名企业;COO 高健博曾为小米生态链市场运营经理;CFO 杨翊晖曾任北京太极华清集团董事。创始团队背景较为「高配」。然而社交平台往往需要不断烧钱营销,维持日常运营,MashUp 仅有的一次融资来源于真格基金,在花完钱后还吸引不到其他资本的注意,自身盈利能力又堪忧,于是在现实中消亡。IDG 资本IDG 资本也是「踩雷」高发者,它曾参与投资且在 2022 年倒闭的公司共有 8 家。比如文娱传媒公司轻芒、金融公司豆子科技、电子商务疯果网、本地生活咔啦酷等。IDG 资本于 2017 年 11 月投资了咔啦酷 2000 万元的 Pre-A 轮。据了解,咔啦酷是一家抓娃娃机设备运营商,主要铺设于休闲室内主题乐园空间内,采用直营、加盟、授权等多种经营方式,玩偶产品均基于原版权所有方授权进行制造,包括迪斯尼系列、日本动画系列等多个经典动漫系列。IDG 资本投资咔啦酷,一方面是因为带有碎片化娱乐特点的娃娃机恰好填补了大量年轻人时间的空白,且其操作简单,受众广,易产生反复消费;另一方面咔啦酷与 IP 内容结合且与多地商场等娱乐场所合作,市场广阔,有机会发展成为业内龙头品牌。不过娃娃机要想占领市场、以及与动漫 IP 合作都需要大量资金投入,而且市场上竞争对手逐渐增多,使得咔啦酷发展越发受限。雪上加霜的是,突如其来的、反反复复的疫情发展极大地影响了线下消费,咔啦酷遭到重创受损严重,于 2022 年倒闭。IDG 资本曾经还投资了文娱传媒公司「轻芒」——2018 年 8 月出手数千万元。轻芒是一家杂志阅读应用及内容创作小程序提供商,开发了兴趣阅读产品「轻芒杂志」,提供入门知识、好物、配方和去处等内容。轻芒联合创始人、CEO 王俊煜,毕业于北京大学元培计划实验班,毕业后在 Google 用户体验团队任职,他也是知名应用商店豌豆荚的老板。轻芒的出现确实受到了众多读者的欢迎,再加上创始人的履历,吸引到 IDG 资本砸重金投资。不过作为内容「搬运工」的轻芒,自身不生产内容,依靠抓取内部内容,然后向读者收取费用,这种盈利模式单一,很难保证运营收支的平衡,就连轻芒自己都承认「这几年一直没有找到可持续的商业模式,直到被暂停服务。」腾讯近年来不断出手投资的腾讯,必然也逃不过失败项目。腾讯曾参与投资并在 2022 年倒闭的公司共有 3 家,其中 2 家是社区团购公司,分别是「食享会」和「同程生活」,以及另外一家电商公司「买卖宝」。在社区团购的风口期,阿里先后 4 次投资十荟团、兴盛优选背后有京东、拼多多通过投资虫妈邻里团入局社区拼团……本身就做大量投资的腾讯自然不会错过,它参与投资了食享会,之后更多次重注投资同城生活。不过巨头的加入以及监管的介入,反而加速了社区团购赛道的终局出现——面对日渐激烈的烧钱竞争和不断亏损的营收,食享会和同程生活资金链断裂,然后倒闭。腾讯多次投资的「买卖宝」,也倒在了 2022 年。这家公司是专注于为 5 亿草根人群(农民、农民工、乡镇郊区群众、城市底层劳动者)提供电商服务的零售平台商。当时互联网电商平台处于发展初期,又有广阔的目标群体且发展模式可行的情况下,买卖宝收获来自腾讯、红杉资本中国等的多次投资。但随着市场不断挤进新的对手,淘宝京东等综合电商坐拥上亿用户后,垂直类电商发展生存困难。买卖宝自身营销不足,又拿不出新的吸睛点,原有的市场份额很快被对手吞并,最终退出江湖。我们在案例中看到,很多公司在当时都显示出了各种「值得」——优秀的创始团队、创新的商业模式/产品形态、广阔的市场等等,这些都能打进投资人的心窝。然而一家公司从萌发到长成大树,所要面临的复杂性、不确定性因素十分多——这也正是风投本身的独特魅力所在。以上这几家都是中国一级市场最活跃的投资方。最多的投资出手背后,一定会有较多的「失败」项目,同样他们也会有更多的成功案例。不开枪的人永不脱靶,每天开枪的人在脱靶中日益精进,才有机会一次又一次的站在 IPO 的高光「领奖台」。失败是风投事业的一部分。我们为他们的领奖时刻欢呼,也不能刻意忽略那些失意时刻。在一次次的失意中总结复盘,才能期待一只只基金、一家家投资品牌走向常青。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